港股

曾经批评极权主义日本人清华的许章润教授被开除并停学。

自去年以来,清华大学教授和法学家许章润发表了三篇抨击小日本极权主义的文章,引发了巨大的社会反响。

许章润明确表示,他将使用三篇长篇文章来畅所欲言。

几天前,许章润被解雇并停职。

自由亚洲电台25日报道,清华大学内部人士证实,学校当局最近通知许章润取消所有帖子,禁止上课和辅导学生,并停止“科研活动。

相关部门可能会调查他去年的日本和英国之行。

报道称,许章润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证实,他确实被解雇和停职了。

然而,在给清华大学法学院办公室打电话时,工作人员说他们不清楚相关的处理结果,法学院无权做出这样的决定。

去年7月,许章润发表了一篇长达10,000字的文章,题为“我们当前的恐惧和期望”,谴责日本极权政治的回归。

在2019年的两届会议上,他呼吁进行另一次宪法修正,“平反六四”,消除“大硬币散落”,并实施官方的《阳光财产法案》。

许章润提到了老百姓的恐慌,他们的担忧是:产权恐慌;政治领导力;又一场阶级斗争;关上门,再次锁定国家。它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世界不和,但它与朝鲜等邪恶政策不和。过多的外援导致国家勒紧腰带。知识分子政策左转,实施意识形态改革;陷入严重的军备竞赛和战争爆发,包括新冷战;改革开放的终结和极权政治的全面回归。

在文章的结尾,他写道:“当话语结束时,生死掌握在命运手中,兴衰在天堂。”

去年11月底和今年1月,许章润先后发表了两篇题为《低头致意,天地无边》和《中国不是一个红色帝国》的长篇文章。中国是一个超大型极权主义国家,目前正走向“红色帝国”,但拒绝升级和替换为一个优秀的政治体系。

这篇文章呼吁日本小当局改革他们的政治制度。

许章润在文章中指出,小日本的意识形态是错误的,“小日本目前的总体政治结构不是建立在红色意识形态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腐败的基础上。

”许章润最后提出,只有“宪政民主和人民共和国”才能实现政权的永久合法性。

早在2014年的一场辩论中,他就明确表达了”绝对主权不存在,但绝对人权必须存在”的概念。

众所周知,北京作家张义和号召知识界挺身而出。他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在当前沉默的政治环境下,许章润因其声音而被压制,知识界应该站出来呼吁。

她说,“如果我们都有足够的勇气站起来,清华的学校就不应该任意行动!”法国塞尔希彭多瓦兹大学副教授张伦认为,当许章润发表他的文章时,他注定要受到报复。

中国知识分子应该继续大声疾呼,反对如此恶劣的镇压环境。

前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夏叶良也认为,像贺卫方和许章润这样的知名制度一直都是温和合理的。

然而,在鹿是马的时代,无论是温和的劝告还是明确的政治反对,它都会遭遇同样的政治压迫。

夏叶良因当局对他的政治言论进行报复而被迫在美国定居,他说:“在中国,你别无选择。无论你使用温和的方法还是更强烈和开放的方法,小日本都会压制你。

大家要完全放弃幻想,干脆非常直接地来进行抗争。我们应该彻底放弃幻想,直接战斗。

“57岁的许章润是清华大学法学院的教授。他也是清华大学法治与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和天则经济学院特别研究员。

中国异见人士鲍彤曾呼吁当局不要“消失”敢于直言的许章润。

今年年初,一篇“百名公共知识分子关于改革开放40年的演讲”在中国社交网络上发布,其中包括北京理工大学的胡星斗教授、北京师范大学的张曙光教授、北京外国语大学的詹江教授、北京清华大学新闻彩票头版的许章润教授。他们每个人只说了一个或几个字,但几乎每个字都击中了日本的要害。

在线杂志《中国概览》主编陈奎德表示,目前,知名人士敢于表达自己的批评,这表明他们已经受够了。他们选择沉默中爆发,而不是沉默中死去。

这位学者的集体演讲不可低估,这可能预示着2019年后中国的基本走向。

发表评论